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热点评论

罗马来鸿:教宗急忙让他的媒体团队回到既定方针

时间:2019-01-21  来源:天亚社中文网  作者: 点击:

F_Pope-his-media-team.jpgF_Pope-his-media-team.jpg

教廷新闻办公室主任及其副手突然提出辞呈,事件突如其来并在梵蒂冈及整个天主教媒体引起相当的骚动。

若你是少数仍未听闻过此新闻的人,现再覆述一次:格雷格.伯克(Greg Burke)和帕洛玛.加西亚.奥韦赫罗(Paloma Garcia Ovejero),突然在除夕宣布分别辞去教廷新闻办公室主任及副主任一职。

消息连梵蒂冈高层也为之震惊。他们两人是二零一六年七月,接受教宗方济各的任命。

伯克在十二月卅一日中午发布推文说:「帕洛玛和我已经辞职,并于一月一日生效。」

他续说:「在梵蒂冈传播部门这一过渡时刻,我们认为最好是教宗完全自由地组织一支新的团队」。而到目前为止,这是甚么促使这次辞职的唯一解释。

五十九岁的伯克是美国人,也是主业团的独身成员;四十三岁的奥韦赫罗是西班牙人,是「新慕道团」的成员。他们为梵蒂冈工作前,均从事新闻工作,并专责报道梵蒂冈新闻多年。

许多评论两人辞职的撰稿人,均对他们非常熟悉,所以一点也不奇怪,为何大部分评论都支持这两名梵蒂冈前雇员,并赞扬他们试图推行现代化和改善教廷新闻办公室的工作。

然而,跟往常一样,这并非故事的全部。一点也不是。

十二月卅一日晚,伯克在《推特》发出另一条信息,进一步解释他和奥韦赫罗的辞职。他写道:「你要知道,我们多月以来,一直为这决定祈祷。现在,我们对此感到平静。」

这是一条线索:紧张状态已经酝酿了好一段时间。

虽然很少人会公开承认,但发生在十二月十八日的一场喧闹事件,正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天,教宗方济各突如其来、毫不客气地解雇了长期担任《罗马观察报》的总编辑若望.玛利亚.维安(Giovanni Maria Vian)。

更重要的是在同一天,方济各委任意大利记者安德肋.托尔涅利(Andrea Tornielli)为教廷传播部的编辑部主任。托尔涅利长期以来都是非梵蒂冈雇员中,最多产的教宗辩护人。

稍后我们将讨论,对理解这两名新闻官突然辞职的原因的重要性。但首先,我们必先要弄清楚一点背后的故事,就是最近这个「梵蒂冈传播部门的过渡时期」似乎开始得太早。而最近的一些历史,对理解过去数天所发生的事情,相当重要。

 

连串事件导致梵蒂冈媒体的震荡

在教宗方济各二零一三年三月当选后,他几乎是立刻展开了一个漫长,且在很多情况下,崎岖的教会改革过程。这些改革包括重组梵蒂冈金融机构,并加大监督一般办公室的支出;扩大主教会议的角色,并在教会各层面实行「众议精神(Synodality)」;以及推动重组罗马教廷的计划。

当中还包括致力改组和巩固通常被称为梵蒂冈传播部门的几个没连系的部门。这项改革于二零一四年七月取得一个好的开始,当时英国勋爵彭定康(Christopher Patten)获任命为新成立的「梵蒂冈媒体委员会」主席,研究当前的状况,并提出改善建议。很多人称此为「彭定康委员会」;其在二零一四年九月至一五年三月间展开工作,并于一五年四月下旬向教宗及其「枢机顾问委员会」(C9)提出建议。

同年六月廿七日,教宗委任达里奥.维加诺(Dario Vigano)蒙席为新成立的传播秘书处处长(二零一八年二月改为传播部)。这位米兰神父自二零一二年以来,一直担任「梵蒂冈电视中心」主任,这大概是因为他是电影,特别是意大利电影的专家。

维加诺迅速且往往是随意地,着手将所有梵蒂冈传播部门归于其中央控制之下。他与其秘书、来自阿根廷的路易斯.卢乔.鲁伊斯(Luis “Lucio” Ruiz)蒙席,惯常地疏远那些在其统一领导下约六百五十人中的许多人。

这位阿根廷神父获任命为秘书时(他仍然在位),让人惊讶,因教宗还是布宜诺斯艾利斯总主教时,他从不是其同乡的支持者。鲁伊斯自一九九七年起便在梵蒂冈工作,大部分时间都是保守派达里奥.卡里斯特洛.霍约斯(Dario Castrillon Hoyos)枢机的传播助理。霍约斯枢机是教廷圣职部的前部长。

然而,由于某种莫名其妙的原因,这位八十二岁的教宗坚定地支持霍约斯和鲁伊斯。期后,维加诺被指责把本笃十六世写的一封信改图和作出误导性的解释后,方济各才不情愿地让他在二零一八年三月辞职。不过,教宗并没有将这位被免职的部长送走,而是迅速地在传播部门内创立「特别顾问」一职给他。维加诺至今仍然在那里,没有人知道原因。

但对伯克和奥韦赫罗而言,这是好坏参半。维加诺蒙席亲自挑选二人领导教廷新闻办公室;他在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一日上午,宣布他们获任命当日,向教宗方济各介绍了他们。

教宗跟他们说:「我常常祈祷,作出辨识,(并且)对自己提出疑问。」然后补充说:「你们是这一切的成果。我认为你们最能够传达教宗及其训导。」

表面上,方济各的话听起来像一种有力的认可。但事实上,这是承认他已容许维加诺做出选择,而作为教宗,他必须为此而三思。

伯克曾任《福克斯新闻频道》和《时代》杂志驻罗马记者。自二零一五年十二月起担任教廷新闻办公室副主任,协助隆巴迪(Federico Lombardi)神父。在此之前,出生于美国圣路易斯的伯克,在二零一二年获本笃十六世委任为传播顾问,在教廷国务院工作。

伯克获委任为教廷新闻办公室主任,令人惊讶的原因有很多,但都不及他从未对教宗方济各或其教会愿景表现出强烈热情的这一事实。伯克承认,他对是否接受这职位曾有犹豫,但因着他对教会的忠诚,以及对其主业团长上的服从,他接受了这份工作。

那为何他要辞职?又为何他要在一年的最后一天,在没有事先通知教宗方济各的情况下这样做?这对教宗及其助手们来说,是完全意想不到的。

 

随新部长上任而来的不祥之兆

当教宗方济各去年七月委任意大利记者保禄.鲁菲尼(Paolo Ruffini),取代维加诺蒙席担任传播部部长时,新闻办公室的情况开始改变。不久之后,明显地,伯克和奥韦赫罗的立场受到密切注意。

去年十月,在以青年为主题的世界主教会议上,鲁菲尼采取前所未有的措施,把这两位新闻官排挤在外,并控制主教会议议程的每日简报。这是前所未有的事。直到那时起,新闻办公室主任,或他的其中一名副手,主持了那些跟记者的聚会。

到目前为止,伯克已经跟其他同事和梵蒂冈的某些友好私下谈论他下台的想法。他私底下抱怨说,他及他的副手不能接触教宗方济各或其核心集团;伯克又感叹新闻办公室的人手严重不足。

在某一方面,他是对的;但隆巴迪神父也处于相同情况:不能经常跟教宗会面,不管是现任的,还是前任的。

过去几天,大部分评论员表达对伯克和奥韦赫罗的合理同情和尊重时,都忽略了这事实。事实上,两人提高了新闻办公室和记者之间的沟通流程,特别是在教宗外访时。而且,幸运地,他们不鼓励部长们在新闻发布会上,阅读冗长并已准备好的新闻稿。

但是,太多评论员都不大诚实,因为他们没承认他们对伯克和奥韦赫罗也常常感到沮丧。最明显的是,在教宗方济各或梵蒂冈面临公关危机时,新闻办公室没有发布新闻稿,或几天后才发表公报。

以教宗及其助手们经常把两位新闻官排挤在外为借口,实在难以让人信服。隆巴迪神父也面对相同的困境,但他仍然能够及时和审慎地回应这些事。

 

冲动的教宗毫不客气地解雇《罗马观察报》编辑

在传播部另一部门发生的某些戏剧性转变,似乎也是促使伯克和奥韦杰罗最终放弃其职位的原因。

十二月十七日晚上,该部部长鲁菲尼告诉若望.玛利亚.维安,教宗方济各已经决定解除他作为《罗马观察报》主编的职务。这是维安任职了十一年的岗位。官方公告于翌日发布。

维安感到莫名其妙。众所周知,教宗将要换去这位六十六岁的编辑,但相当清晰的是,这应该是几个月之后才发生的事。

梵蒂冈内部消息人士表示,教宗突然决定解雇维安,是因为《罗马观察报》在十二月十七日早上刊登了一篇文章。该文章被解读为:梵蒂冈表示支持乌克兰东正教会推动自主和独立于莫斯科宗主教。

教宗非常愤怒,因为他为跟莫斯科建立更好的关系而迈出了大胆的一步,并渴望访问俄罗斯。这篇新闻文章显然没有给教廷国务院审阅。而为了消除俄罗斯人的疑虑,驻乌克兰的教廷大使馆被迫发表一份非常不寻常的声明,否认该文章反映罗马教廷的官方政策。

据说,方济各曾要求《公教文明》主任、教宗核心集团成员安多尼.斯帕达罗(Antonio Spadaro)神父接管《罗马观察报》。但这位西西里耶稣会士建议把这个职位交给安德肋.蒙达(Andrea Monda)。蒙达是一所罗马高中的宗教科老师,是斯帕达罗和鲁菲尼都熟悉的人。

教宗突然解雇维安的举动,震惊这份梵蒂冈日报的员工,并被视为是冲动和毫不客气的。这位前编辑很生气,因为方济各没有应有的礼貌,预先给他警告或亲自通知他。两天后,教宗给维安发出一封滔滔不绝的信,感谢他多年的服务,但大多数人都认为此举有欠真诚。

 

安德肋.托尔涅利的到来

然而,维安遭解雇,只是导致伯克和奥韦赫罗鼓起勇气发出连击的第一因。任命安德肋.托尔涅利成为将会实际决定梵蒂冈所有媒体运作——包括教廷新闻办公室——的编辑路线和内容,才是导火线。

奥韦赫罗在新闻办公室负责很多繁重的工作,而她可看出自己的职位几乎都是难以防守的。她经常在社交媒体上公开责骂托尔涅利,因为他提供跟梵蒂冈事务相关却未经授权发放的信息。而这位五十二岁、来自意大利北部的托尔涅利,当时并非为奥韦赫罗或梵蒂冈任何的其他人工作。

而现在角色倒过来了,她现在要为他工作!

 

主业团是釜底抽薪?

在维安被解雇、托尔涅利获任命后的十三天,伯克和奥韦赫罗辞去新闻办公室主任和副主任的职务。如果他们真的一直「在几个月内为此祈祷」,那为何他们如此匆忙地离开,并没有给予任何人事先通知?那又为何要在礼仪年最忙碌其中一个时期,及为教宗而言是召开会议及进行外访最困难时期开始呢?

他们突袭教宗方济各,正如教宗两周前突袭若望.玛利亚.维安一样。

但主业团的独身成员是不能在未咨询长上及未获批准的情况下,离开高层岗位的。这决定必定是伯克在经过这样的咨询后,才做出来。

而且,这决定不会是轻易达成的。「属人监督团」高度重视有其成员坐在教会和社会里的重要职位。实际上,它积极帮助成员获得这些职位。这是主业团发挥影响力的一种方式。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不单是伯克,还有主业团,在教宗方济各在任的关键时刻,与教宗保持距离。而人们只想知道,这样做是否可能没有其他理由,譬如试图在下次秘密会议上和下个教宗的任期内,巩固「属人监督团」的势力。

 

需要有人宣传和维护教宗

就近期离职事件来说,无论其原因为何,至关重要的是,方济各选择一位新闻办公室主任(梵蒂冈发言人)——希望是具备良好神学和教会背景的人——是百分百热心地致力于传达、解释和捍卫其言行的人。

目前,这项工作将由长期受雇于《梵蒂冈电台》的亚历山德罗.吉索蒂(Alessandro Gisotti)负责。他的任命被指是临时性的,但很难看出其任命如何只是暂时性。虽然吉索蒂是位拥有个人魅力的专业传播者,但他似乎对意大利语之外的任何语言,都没有强烈而自信的掌握。

教廷新闻办公室主任或副主任,必须能够至少以英语和西班牙语作良好沟通;并且最好也能操法语。

坚定的忠贞、热情、精通多种语言能力,以及神学知识,都只是教宗及其助手在安置人选在教廷传播部门的高层位置上时,少部份该寻找的准则。

现在较以往任何时候更为真确。

教宗方济各已进入其任期的最困难阶段。他正面对着严峻的挑战和批评,包括他对教会性侵危机的处理。他需要一个梵蒂冈媒体——及一个新闻办公室——不仅能有效和忠实地传达他的信息,还能帮助塑造其陈述。

挽救传播改革成为一场彻底的灾难还为时未晚,但这需要几个更关键的人事变动。

然而,这已是第十一个时辰了,而时间不等人。

__________

撰文:罗伯特.麦肯斯(Robert Mickens),梵蒂冈观察家。

【完】来源:《十字架报国际版》,天亚社编译。

Pope scrambles to get his media team back on message

上一篇:呼吁接纳女性为教会领袖下一篇:「因你的慈爱,拯救我们。」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宣化教区崔泰助理主教及副主教再次被政府人员带走
宣化教区崔泰助理主教
梵蒂冈女性新闻工作者集体辞职,抗议被置于男性控制之下
梵蒂冈女性新闻工作者
广西主教疑投资失利欠债千万,导致无法支付修道人生活费
广西主教疑投资失利欠
河北省四名地下神父拒绝领证被官员带走
河北省四名地下神父拒
教宗二O一九年的亚洲之行和梦想
教宗二O一九年的亚洲
习近平的盟友王岐山在耶路撒冷哭墙「祈祷」
习近平的盟友王岐山在
河南省郑州教区刘江东神父:服务青年及呼应世界主教会议,却成为「殉道者」
河南省郑州教区刘江东
中梵签署协议后, 山西和贵州两处圣母朝圣地被拆毁
中梵签署协议后, 山西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